十年来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综述

2006年12月08日 17:23 webmaster 点击:[]

十年来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综述

十年来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综述
李 迪
(
内蒙古师范大学科学史研究所,呼和浩特,010022)


摘 要 


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的研究十年来有了一定规模的研究机构和研究队伍并取得相当丰硕的科研成果。


关键词 南宁会议 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 研究 综述


1988
11月,根据19879月呼和浩特会议的决定并在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的支持下于广西南宁召开了第二次全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学术讨论会。十年来,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得到很大发展,现简述于下:


1、一般情况
南宁会议是由广西民族学院承办的一次成功的学术讨论会。在会上除进行学术讨论和交流外,还做出以下几项重要决定:
1.1
 成立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会。

1987年呼和浩特会议期间经协商成立了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会筹备委员会,李迪被推为主任委员。南宁会议期间经研究决定组建正式的学术团体——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会,由与会代表民主选举产生了理事会,李迪当选为理事长。这个研究会后来成为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的二级学术团体。
1.2
 出版《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

当时决定由李迪组织实施,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将其列入出版计划。
1.3
 学术会议的召开。

会议决定今后每隔一年召开一次全国学术讨论会,并且新疆代表孙建德先生表示愿意承办下次会议,地点在乌鲁木齐。


1990年10月,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如期召开了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学术讨论会。利用这次会议的机会召开了一次理事会,会上决定下次会议改为国际会议,并决定由内蒙古师范大学承办,在呼和浩特举行。
1992
7月在呼和浩特召开了首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且与汉字圈数学史学术研讨会同时举行。会上还套开了蒙古族科学家明安图诞生300周年纪念会,有日本、德国、法国、美国和中国学者出席会议。


1996年8月,由云南农大承办在昆明和大理召开了第三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会议期间召开了会员大会,改选了理事会,陈久金当选为理事长,万辅彬和伊梯利斯为副理事长,郭世荣为秘书长,李迪为名誉理事长。


从上述可知,学术会议一直是按部就班地进行,1998年拟又在南宁广西民族学院召开会议,差不多相隔十年又回到南宁,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这十年中还有些事项值得一提。首先是研究项目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据我所知与少数民族科技史相关的项目获得资助的有如下几项:
(1)
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调查与研究(陈久金课题组)

(2)西南少数民族科学技术研究(廖伯琴课题组)

(3)论元代科学技术与科研管理(李迪课题组)

(4)西夏科技史研究(苏冠文课题组)

(5)中国南方古代少数民族铜鼓的矿料来源与声学特性研究(万辅彬课题组)

其次是宣传,每次全国会议和国际会议都在《自然科学史研究》和台湾清华大学出版的《中国科学史通讯》上有报道,前者主要是在会后介绍会议详细情况,后者主要是作为消息向国际通报。有时还对会议的内容进行很详细地介绍,如1994年延吉会议的报导就属此类[1]。还有些比较特殊的宣传,范围较小,但可能较为重要,如(1)19948月,李迪代表全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会向在北京召开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了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情况。(2)19961月,在中国深圳召开第七届中国科学技术史国际学术讨论会期间,《特区科技》采访了李迪,会后有详细报道[2](3)19968月,在韩国汉城召开的第八届东亚科学、技术与医学史国际会议上,席泽宗院士所作题为东亚科技史研究中的中国学者的工作的基调报告,包括四个方面的工作,少数民族科技史为其中之一。


最后是研究机构与研究队伍。到目前为止,专门研究少数民族科技史的机会可能还没有,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内有民族医史组,具有专门性质。内蒙古师范大学科学史研究所把少数民族科技史作为重点方向之一进行研究。宁夏大学近来成立了科技史研究所,以研究西夏科技史为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和经济研究所、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内蒙古医学院、内蒙古蒙医学院、西藏大学、拉萨藏医院、广西民族学院等单位都有比较固定的研究者。


根据出席会议和经常发表论文的情况来看,有一个不太大的比较稳定的研究队伍,大约在四五十人左右。研究者除汉族外,少数民族也有许多人从事研究,如蒙古、满、回、藏、维吾尔、彝、壮、水、白、朝鲜、哈萨克、纳西、苗等民族,其中以蒙古族为最多。比较集中的主要有北京、内蒙古、云南、广西等省市区。

国外对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的研究还不多,仅有极少数学者做过某些工作,多集中医学和天文历法等少数领域。近年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程贞一教授对此颇感兴趣,他先后出席过好几次有关会议,还有些其他设想。


2
、出版情况
在这十年中,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的出版物空前繁荣,究竟出版了多少种,目前不见有准确统计,下面仅就所知略加介绍。
2.1
 《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李迪主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从1987年起到1988年南宁会议前共出三辑,会后又出四辑,因经费关系已停出多年。这是一种不定期的连续出版的论文集,主要发表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论文。
2.2
 《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李迪主编,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此即1988年南宁会议的决定之一。由1989年启动,最初所作之框架是13卷,后经稍加调整变为12卷,它们是通史、天文历法、建筑、纺织、农业、医学、地学水利航运、化学化工、数学、机械与物理、金属,外加附卷1卷。1991年,经国家新闻出版署严格审查列入八五重点出版图书。199610月出版了6卷,经评审从3万多种申报的图书中获国家图书提名奖。已出版的6卷是:通史卷(李迪主编)、天文历法卷(陈久金主编)、编织卷(陈炳应主编)、农业卷(李炳东、俞德华主编)、医学卷(洪武娌主编)和地学水利航运卷(诸锡斌主编),其余各卷有的已交稿,有的在进行中。
2.3
 学术会议论文集,并若干次会议的论文有些收入了《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已出版的专集有《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李迪主编,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有英文目录,还有少量为英文全文,但其中有些论文不属于少数民族科技史范围。正在印刷的有《第三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陈久金主编,由云南农业大学以学报增刊形式出版),用中文发表,附有英文摘要。
2.4
 蒙古族科技史论文集(1)(蒙文,李迪主编,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89),收入论文17篇,还有1篇关于蒙古族科技史论文目录。论文内容有数学、天文、医学、技术和综合研究。
2.5
 中国蒙古族科学技术史简编(李汶忠编著,科学出版社出版,1990),按学科介绍蒙古族在科学技术上的成就。
2.6
 北流型铜鼓探秘(姚舜安、万辅彬、蒋廷瑜编著,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1990)
2.7
 藏族历代名医略传(藏文、强巴赤列撰,民族出版社出版,1990),共收入历代著名藏医传略126篇。
2.8
 彝族医药史(李耕冬、贺廷超著,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1990)
2.9
 明安图传(蒙文,李迪著,第五章罗见今执笔,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2)
2.10
 中国古代铜鼓科学研究(万辅彬等著,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1992),该书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资助项目的成果,对铜鼓科学进行较全面的研究。书末附有详细英文摘要。
2.11
 西藏传统医学概述(蔡景峰编著,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1992)
2.12
 朦胧的理性之光——西南少数民族科学技术研究(廖伯琴著,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1992),该书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成果。
2.13
 古今彝历考(罗家修著,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1993)
2.14
 康熙几暇格物编译注(李迪译著,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1993)
2.15
 蒙医药史概略(蒙文,金巴图、哈斯格日勒著,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6),该书是同类著作的第二本,第一本是巴。吉斯格木德著的《蒙医简史》(蒙文,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85),已被译成日文。
2.16
 回回天文学史研究(陈久金著,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6)
2.17
 天文原理(蒙文,斯登等校注,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1990),该书把古蒙文重新排印,16开本1105页。
2.18
 彝族星占学(卢央著,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1989)
2.19
 云南民族建筑研究(斯心直著,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1992)

此外如夏光辅等的《云南科学技术史稿》(1992)、蔡。尼玛的《元朝天文学史稿》(蒙文,1993)、伊光瑞(主编)的《内蒙古医学史略》(1993)、汪宁生的《铜鼓与南方民族》(1989)等著作都包括较多少数民族科技史内容,当然还可列举一些。

以上所述仅是我亲自看过的著作,实际上绝不止这些,可能是挂一漏万。不过,这也能大体反映出近十年中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出版情况。


3
 研究成果

除上面列举的出版物外,在这近十年中据不完全统计共发表有关论文和文章的500篇,平均每年约50篇。这个数目虽然不是很大,但整体看来还是相当可观的。比1988年南宁会议前有很大发展。其中有些论文收在上述论文集中。
论著的大量出现,表明研究成果的丰硕,其中有不少专著是首次问世的,如中国少数民族科技通史、农业史、医学史、天文历法史、纺织史、地学水利航运、蒙古族科技史、西南民族技术史、铜鼓技术史、彝族医学史、藏医学史、回回天文学史等都是。
就研究学科来看,医学、天文历法、农学的成果所占比例最大,其是技术、数学、建筑也有一定比例。下面有选择地介绍一些成果。
3.1
 西夏科技史。在80年代以前这方面的研究极少,专题研究几乎是空白。近年来发展较快,一是因为受全国研究的带动,二是新发现或新翻译出版了一批西夏古籍,逐渐引起人们的注意。1995年以前的情况已有详细综合报道,包括综合研究、天文历法、医药学、数学与机械、物理、冶金与纺织造纸印刷等、农业与食品水利地理、建筑[3]19961997两年又有一些新的论文,如关于生物学、地理学、物候学等研究,特别是关于活字印刷品的发现尤为重要[4]1989年在甘肃武威,1991年在宁夏贺兰县,1993年中俄两国学者在整理收藏于俄国圣彼得堡的西夏文献时都发现了西夏文活字印刷品(在俄国的有四种),其中有一种是泥活字,其余为木活字,年代最晚的为1224年。这些文献就目前所知都是世界上最早的活字印本。
在谈到印刷术时,不能不同时介绍一下回鹘文木活字的问题,以前人们在著作中经常提及此事,但都说不清楚,1995年在法国巴黎的吉美亚洲博物馆找到了约有800年历史的回鹘文木活字,共有860枚,而且印刷在5大张宣纸上。[5]
3.2
 纳西族东巴经中的科技史内容。纳西族是中国南方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民族,他们创造了一种象形符号文字表示事物和思想,主要内容是记载其原始宗教东巴教的活动,称为《东巴经》,流传下来的有两万多册。其中包括大量对自然界的认识,近来有人对其进行整理[6],归纳出原始的天文历法观念、明确的时令观念、空间方位概念、较完备的数字概念、原始手工业和农业生产的技能、丰富的动植物知识等6个方面。如果把这类资料全部整理出来,足能写一本专著。
3.3
 水书中的科技内容。水书是居住在贵州与广西一带的少数民族水族的古老宗教文化典籍,也是用一种特殊文字水文写成,其中包括许多对自然界的认为,近来有人对数学知识[7]和天文历法知识[8]进行了整理。数学知识有数字和计算、四则运算、几何图形、某些历法问题。天文历法知识有二十八宿、七元历、纪年纪月纪日纪时法。
3.4
 门巴族珞巴族的传统科技知识。门巴族和珞巴族都是居住在西藏自治区东南部的少数民族,他们的历史和传统科技文化较少为人所知,80年代有人前往考察,对门巴族的传统科技有报道[9],搜集到的有关资料有计数和度量衡、传统历法、医药卫生、桥梁建筑等。又对门巴族和珞巴族的数字知识撰有专文。[10]
3.5
 西南民族科学技术史的综合研究。西南民族主要是指四川、西藏、云南、贵州,广义的西南还包括广西(行政上属中南)等地的少数民族。过去对那里的民族科学技术史也有零星研究,但无较全面的综合研究,近来有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则做了这个研究项目,主要成果则包括在《朦胧的理性之光》一书中。该书共分12章,即原始宇宙观、历法、天象观测及其技术、医药学、特异形象与人体科学、生命中的符号学、丧葬中的科技、纺织与印染、食物、建筑、交通、器用。
3.6
 农学史。除了上述《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中的农业卷系统讲述少数民族农史外,最近的考古发现则增加了新的资料。据报道,在江西万年县仙人洞遗址中发现了14千年前水稻植物蛋白石(硅酸体),是世界上最早的食用稻作[11]。查江西是越族先民的居住地,是他们发明了稻作。
3.7
 天文历法史。上面提过的《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中的天文历法卷,《回回天文学研究》是系统研究外,还有2篇文章分别讨论古代山戎等北方民族的天文知识的萌芽[12]和哈萨克族的天文历法[13],都是首次发表的研究成果。
3.8
 纳日人的原始医药和哈萨克古代医学。关于医学史方面的论著最多,除在第二部分提出的四部著作外,还有些论文讲述以往人所罕知的医史资料。如纳日人的原始医药[14],纳日人是定居于四川与云南交界处泸沽湖沿岸的民族,自称纳日人,近年将四川一侧的定为蒙古族,云南一侧的定为纳西族。论文详细论述了纳日人对疾病的认识、治疗方法、巫术与医学等问题。又如对哈萨克族古代祖先的医学的研究,有篇论文[15]作了较全面的论述。对于壮医、瑶医等也都有新成果。
3
9 地学航运与生物学史。这两个方向过去很少有成果发表,在《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中地学水利航运卷对地学、水利、航运有详细论述,此外在论文方面则有康熙的地学研究[16]、西夏的地学研究[17]和清初对黄河源的考察[18]等。在生物学史方面则对元代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研究[19]、对西夏生物学的研究[20]等都是新的成果。
3.10
 数学史。这方面的论文数量虽然没有医学、天文历法那样多,但是有几项成果值得提出。如突厥族的数观念与计数方式的发展[21]、蒙古文金钱卦的数学模型[22]、对羌族数字的调查研究[23]等等,以往都无专题论文。
3.11
 化学史与金属史。金属史研究稍多些,化学史较少,两者都有值得提出的新成果,如化学史有关古代匈奴族对提取植物色素技术的研究[24],关于食合食各词源及其食品化学的研究[25],如金属史研究用铅同位素对铜鼓进行考证[26]等。

在纺织史方面,《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中的纺织卷篇幅最大,有66万字,其内容之丰富自不待言。在机械工具、建筑及其他技术等方面都有新成果。还有一批论文从不同角度讨论今后如何开展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的问题,特别是传统科技或科技史与现代化关系更引起人们较多的注意。

有一个情况应当指出,就是在荷兰刚出版的一本非西方的科技史百科全书收入了中国民族的词条[27],从天文学、数学、地学水利农业、医学、技术和建筑等方面介绍了中国少数民族的科学技术成就。以上所论并不全面,一方面由于笔者掌握的情况有限,另一方面也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容纳更多的材料,请读者鉴谅。


参 考 文 献

[1]郭世荣.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综述.民族研究动态,1994(4)4548
[2]
丁革化.科学史研究在中国.特区科技,1996(1)46
[3]
李迪. 10年来国内学者对西夏科技史研究的进展.宁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617(2)8695
[4][5]
史金波,雅森。吾守尔.西夏和回鹘对活字印刷的重要贡献.光明日报,1997-08-05,第5
[6]
赵慧等.纳西象形文字中科学知识初探.自然科学史研究,199514(2)102114
[7] ZHANG Wencai and others. A Study on the History of Mathematics of the Shui Nationality
Journal of the Cultural History of Mathematics(1992(2)2735
[8]
王品魁.《水书》七元宿的天象历法.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 195200
[9]
陈立明.门巴族的传统科技.中国科技史料. 199516(1)1118
[10]
陈立明.珞巴族和门巴族的计数与度量衡.数学史研究文集.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九章出版社,1995(6)9397
[11]
王绍雄.中国是世界稻作的起源地——第二届农业考古国际学术讨论会侧记.光明日报,1997-11-20,第二版
[12]
.尼玛.山戎等北方民族天文学知识的萌芽.中国科技史料199516(1)310
[13]
阿米尔.哈萨克族天文历法初探.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68170
[14]
李达珠,李耕冬.泸沽湖纳日人的原始医药.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 320331
[15]
孙建德.哈萨克古代医学发展史研究.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1(6)108117
[16]
李迪.康熙帝的地学研究.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2(7)4460
[17]
苏冠文.西夏地学成就述评.宁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6. 17(3)8087
[18]
冯立升.清代满族地理探险家舒兰.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呼和浩特:内蒙人民出版社,1990(5)100108
[19]
王风雷.元代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 237243
[20]
苏冠文.西夏生物学述评.宁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617(2)7785
[21]
王远新.突厥民族数观念、计数方式的发展变化与突厥原始文化.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92(6)8994
[22]
萨仁图雅,苏瓦迪.蒙古文金钱卦的数学模型.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27191
[23]
周开瑞.羌族数学史初探.数学史研究文集。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九章出版社,1990(1)1723
[24]
王至堂.秦汉时期匈奴族提取植物色素技术考略.自然科学史研究,199312(4)355359
[25]
王至堂,王冠英. “食合食各的词源及其食品化学.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文集. 339345
[26]
万辅彬等.麻江型铜鼓的铅同位素考证.自然科学史研究,199211(2)162170
[27]GUO Shirong.
FENG LishengChinese MinoritiesEncyclopedia of the History of ScienceTech-
ilologyand Medicine in Non-Western Cultures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1997.197200


关闭